首页 新闻 头条 时政 浙江 市县 财经 民生 国内 国际 旅游 美食 教育 健康 汽车 综合 移动出行

追花逐蜜30载,如今,曾经的养蜂人祝华——也学蜜蜂酿蜜忙

美食2020/7/3 15:53:35
0

从20岁到如今57岁的年龄跨越,从养蜂人到蜂场育种员的身份转变,时光荏苒,倏忽30余载,祝华最感自豪的事,是自己一直在跟蜜蜂打交道。

出生于1964年的祝华,老家在上余镇湖珠村,幼年丧母,跟着父亲相依为命。20岁那年,为学艺谋生的他,开始拜师学养蜂。按照“行规”,他带着10箱蜂,跟着师傅踏上了走南闯北的养蜂路。

3年学艺打基础

“当学徒时很辛苦。”祝华坦言,当时条件有限,养蜂人在外面生活照明只能用煤油灯、烧饭用煤油炉;南至广东、北至黑龙江,一路追着花期跑,停留时间多则1个月,少则1个星期,需要不停转场。“那时长途运输靠火车,在临时停靠站误了发车点的养蜂人不在少数。”祝华说,自己在当学徒时就有一次这样的遭遇。那次北上转场,火车在济南站临时停靠,他下去挑水。当他回来时傻了眼:自己搭乘的那趟火车已经开走了。身无分文的他无奈之下,只好扒着另一列同向而行的列车,一天之后,终于找到了师傅。

蜂农转场搭乘的都是货车,每节车厢可装300—500箱蜂,因此一节车厢多由两三户蜂农拼车。由于货车是露天的,安置好蜂箱后,蜂农们则挤在一个帐篷里。货车对押运员有人数限制,为节省开支,蜂农们想出了应对检查的办法:把帐篷搭成双层的,到站遇到检查时,其余的人员就躲进帐篷下层藏起来。祝华也在里面躲藏过:“里面非常黑,哪怕是白天,也透不进一点光线。”

在3年的时间里,祝华跟着师傅,一点一滴地学习、经历养蜂人的技能及日常。3年学徒期结束后,祝华结婚成了家,并带上妻子,再次踏上了流动养蜂之旅。

3b2eea9e18af9e6e957dcce09897452d3e31ccc719d68-Jsi2IH_fw658.jpg

追花逐蜜苦也甜

取浆和摇蜜是蜂农产生经济效益的两种主要方式,摇蜜一般两三天一次,而取浆则是从每年4月到10月的7个月里,每天都要进行的一项劳动。

“养蜂人最辛苦的还是移虫取浆的过程。”回想起30余年的养蜂生涯,祝华连连感叹。将蜂脾里的幼虫移到浆条里,待72小时后工蜂分泌出蜂王浆,再把浆条拿出来取浆。在这个过程中,移虫是关键:要从密密麻麻的蜂脾里,通过移虫针逐一取出刚孵化的幼虫,并将其“原封不动”、毫发无损地移到浆条里,不仅考验手眼协调能力,也对蜂农的移虫技术有极高的要求。万一幼虫有了损伤,极易死亡,也就无法诱使工蜂分泌蜂王浆。“一开始,我移虫的速度不仅慢,幼虫存活率也低,只有50%左右。”祝华说,经过每天六七个小时的高强度练习,3个月后,所移幼虫存活率就达到了90%以上。

走南闯北地频繁转场,也是养蜂人被公认为辛苦的原因之一。不同的养蜂人偏好的路线不一样,有人走西北线,有人走中线,祝华则喜欢东北线:每年5月从江苏前往辽宁、黑龙江,9月份则从内蒙古赶往安徽、江西,除了这两次的长途转场,其余则是短途的。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后,蜂农渐渐地不再借助铁路,长短途均使用汽车转场。由于蜜蜂的特殊习性,转场时间都选择在晚上,待蜜蜂归巢后将所有的蜂箱与生活用具搬运上车,经过数个小时的颠簸行驶,短途转场一般到达目的地后已近黎明,趁着晨曦,又将蜂箱摆放好,待天明后开始一天的工作。

在全国各地赶花期,搭一个帐篷就是家。这样简陋的家,有时难以抵抗强风暴雨。有一年4月份,祝华和妻子在安徽时遇到了强对流天气。晚上七八点钟的倾盆暴雨格外令人不安,突然,一阵狂风袭来,两人栖身的帐篷被吹倒刮走,夫妻俩被淋了个透湿。等风雨小了一些把帐篷重新支起来后,惊魂未定的两人一夜未眠。“这样的事情对于养蜂人来说并不稀奇,我们还算幸运的。”祝华说,有蜂农把帐篷搭在山谷里,强降雨引发山洪,百来箱蜜蜂损失殆尽、全部生活用品被冲走的事情也时有发生。

长年的辗转迁徙、餐风露宿,个中辛苦自不必说,但养蜂带来的可观收入,极大地改善了家庭生活条件;而且长年跟蜜蜂打交道,也让祝华对蜜蜂这小小的生灵产生了感情。因此,虽然外出养蜂很辛苦,他倒也沉浸其中,自得其乐。

做养蜂行业的“酿蜜者”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家里的情况让祝华不得不作出选择:老父亲已年近九旬,年幼的孙女也无人照看。2012年下半年,祝华忍痛将蜜蜂转让,回到老家照顾家人。

从忙碌的养蜂生活中抽身出来,祝华得以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去观察、了解养蜂行业的现状。相较于二三十年前,如今我市的流动养蜂人数已从最多时的五六千人下降至4000人左右,且这些人的年龄多在五六十岁,几乎没有年轻人愿意从事流动养蜂工作。出于对蜜蜂的深切感情,祝华一直在思考,如何利用自己多年的养蜂经验,为我市蜂产业的发展作一点贡献。

很快,机会来了。2013年初,得知福赐德中蜂种蜂场在招聘养蜂师傅后,他立即前往应聘;4月份,祝华正式走上新的工作岗位,成为一名蜂场育种技术员。

新的工作岗位也带来了新的挑战。祝华以前养的是意蜂,现在接触的则以中蜂为主,蜜蜂品种不同,习性也不一样;以前主要是为了取浆摇蜜,现在则是为了培育蜂种。

为了更好地胜任新工作,他多向专家、行家学习,也向跟自己儿子差不多大的年轻同事学习:“不学习,真的是跟不上行业的发展变化。”2018年,他又考出了中级畜牧师蜜蜂养殖专业的证书。

祝华说,以前的养蜂方式比较原始,特点是精细化管理、小规模养殖,这就要求劳动力投入非常大;现在很多蜂场则是粗放式管理、规模化养殖,以减少劳动力投入、提高产量,而这也是蜜蜂养殖行业的发展趋势。这就对蜂种提出很高的要求,只有具备采集能力突出、抗病能力及清理能力强、分蜂性较弱等优良性状的蜂种,才能更好地适应新趋势。自己所从事工作的意义,就在这里体现。

如今,和育种团队一起到周边省份收集优良蜜蜂品系、通过纯繁技术让优良性状得以稳定遗传、做好蜂场养蜂日记的记录,都是祝华的工作日常。从以前的养蜂人到如今的蜂场育种员,能见证并亲身参与养蜂业的发展转变,是这份工作带给他最大的成就感。若说年轻时走南闯北养蜂是生活所迫,那么,现在的工作于他则是一种精神寄托、一份情感依赖。

半生奔波,他将自己的青春都倾注在那一箱箱蜜蜂身上;在知命之年成功“转型”,充当起养蜂行业的“酿蜜者”,为行业的可持续发展贡献自己的微薄之力。“能一直和蜜蜂打交道,就是我最快乐的事情。”朴实的祝华如是说。



来源:今日江山

衢州有礼无线衢州.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