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头条 时政 浙江 市县 财经 民生 国内 国际 旅游 美食 教育 健康 房产 汽车 综合 体育

安全事故频发 用户押金难退 火热的共享汽车为何让人忧?

汽车2019/2/12 10:41:44
0

“1月24日凌晨去世的,肇事者已经跑了,留下12万元的医疗费……”1月26日上午,电话另一端,长沙市雨花区跳马乡的刘先生满心悲伤。自一个月前,71岁的伯父被撞伤以来,家里人都被这场突如其来的悲剧彻底搅乱了生活。

交通肇事引出的监管问题

2018年12月25日晚11时左右,71岁的刘大爷从熟悉的乡间道路往家赶,一辆疾驶而过的共享汽车从后面将其撞到,头部、腰部被重创,后被送进长沙市中心医院抢救。

“肇事者是一个航空职业院校的三年级学生,驾驶一辆‘华夏出行’共享汽车,车速超过60码。他说,当时对面来车开着雪亮的大灯,导致他没有看清前面的老人。”刘先生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这位大学生说自己没钱交治疗费。经与“华夏出行”共享汽车负责人交涉,对方联系了保险公司先付了4万元医药费。

等他们去学校找肇事学生时,却被告知,该生已经办理了离校手续,回老家了。而随后“华夏出行”长沙门店也关门落锁,人去楼空。

愤怒的刘先生一家人聘请律师准备起诉肇事者和共享汽车公司,并在2019年长沙两会期间,向一些人大代表反映共享汽车的监管问题。

“这不是我了解到的第一起悲剧。”长沙市人大代表陈树称。

2018年7月8日晚,长沙周女士在过斑马线时,一辆途经此处的共享汽车将其刮倒。事故造成周女士身上多处受伤,但肇事司机已不见踪影。

“多亏热心人把她抬到路边,否则很可能发生二次伤害。”周女士丈夫窦先生说,当时肇事车辆停了一下,目击者发现是一辆共享汽车,并且记下了车牌信息。报警后,交警部门锁定了驾驶人李某。

李某的解释是,自己并非逃逸。当晚驾车时视线不好,经过事发路口后,他发现共享汽车左侧的反光镜歪了,以为是与其他车辆会车时发生了剐蹭,一直到次日交警联系自己时,他才明白发生了这样一起交通事故。

就赔偿问题双方无法达成共识。李某说,他按照共享汽车企业的要求,拨打电话给保险公司,并拍下周女士的病历给了保险公司工作人员。“保险公司说最多就是赔几百元。”而窦先生认为,妻子无法正常工作,身体多处受伤,自己还要前后跑交警队,3万元的赔偿要求并不多。

共享汽车颇受青年人喜爱

据了解,从2017年下半年至2018年,摩拜、携程等共享汽车纷纷上线。以长沙市为例,近年上线运营的就有先导快线、位位用车、首汽Gonfun、理想出行等多家共享汽车分时租赁企业。

共享汽车是一种类似共享单车的随借随还的漫游分时网络租车方式,下载App或用第三方软件扫码即可取车,且多为纯电动车。相比滴滴打车、传统租车,它拥有独特的优势,颇受青年人的喜爱。

记者查询了在长沙上线的10多家共享汽车公司的信息,发现采用芝麻信用和交押金用车几乎各占一半,大部分采用“公里数+时间”来计费。折算下来,大约相当于同里程出租车和滴滴快车费用的六七成,明显具有价格上的优势;加上便捷、新潮,共享汽车已然成为出行界的一股新潮流。

家住长沙市岳麓区桐梓坡附近的陈彬称,自己在一家软件公司上班,有照无车的他自去年夏天接触了共享汽车后便上了瘾,“扫码下载APP,完成注册,几分钟就可成为有车族了。我手机里有好几个不同品牌的共享汽车APP。”他说,同事里也有几个共享汽车的“粉丝”,大家图省钱,“新注册一次有时能免费租用几次,比开自己的车划得来。”

共享汽车之风不仅在长沙刮得正劲,在全国范围也如火如荼。入局者不仅有初创企业,更不乏车企巨头及互联网大鳄。

据公开报道,目前已推出或计划有共享汽车项目的车企就有大众、戴姆勒、宝马、本田、日产、上汽、北汽、吉利等企业。而除了车企,美团、滴滴、摩拜等一些互联网巨头也争相进入共享汽车。

融资方面,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公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共享汽车共获得融资764.59亿元,成为共享经济领域获投金额最高的行业。2018年上半年就有8家共享汽车公司获得9笔融资。

低门槛的隐患

“便捷与低价是共享汽车的优势,但这种低门槛的方便用车模式也带来了巨大的安全隐患。”陈树指出,共享汽车用户即驾驶员驾驶技能相对较低,因为目前多个共享汽车平台登记、注册、使用的门槛较低,使得不少刚考取驾驶证或已考驾驶证多年未实际开车的驾驶员用共享汽车来练手,甚至很多用户是没有固定经济收入的学生。此外,共享汽车一旦发生交通事故,常常在责任划分及追责、赔偿、善后等方面面临难题。

陈树说,去年9月,他在长沙枫林路旁的某高校停车坪附近,看到有一个停车区域,有两个车位的宽度,但一位大学生开着共享汽车就是停不进去,来回倒了几次车,还撞倒了停车坪旁的两部电动单车。

2019年1月,他多次到长沙市河西几个高校附近了解共享汽车的分布和使用情况,发现某985大学旁的商业街,停车坪里一共50台车中,共享汽车高达27辆。而在桃子湖文化创意园里,共享汽车也超过了半数。“显然,这些车的使用者中,学生和刚入职不久的年轻人居多。”陈树说,前述的案例中反映出,部分急于抢占市场的车企并没有在管理、保险理赔等方面做好准备,受害者不单是被撞伤的车或行人,有时候共享汽车的驾驶员一样遭遇理赔难题。

2018年,长沙市天心区法院审理的一起案件中,长沙市民刘先生租用一辆共享电动汽车行驶中,追尾他人车辆并致人受伤。被交警判定承担全部责任的刘先生马上联系了汽车租赁公司。该公司员工联系保险公司工作人员赶到现场,拍了事故照片,跟伤者家属沟通后,让刘先生先垫付医药费用,并说明,不超过1万元的医疗费用会全额报销。

伤者出院后,经交警部门调解,刘先生一次性支付6000多元了结此事。刘先生带着相关票据和事故结案证明找到保险公司。保险公司工作人员却告诉刘先生,因汽车租赁公司在该保险公司购买的保险还未生效,不予报销,让刘先生自行找汽车租赁公司协商。而汽车租赁公司工作人员则在微信中天天以各种理由搪塞,刘先生找到该公司后,公司又“踢起了皮球”——要刘先生找公司其他部门处理,却不告知其他部门的办公地址。

无奈之下,刘先生只能诉诸法院。

押金难退

据了解,共享汽车消费者所交的保证金(押金)难以退还问题也常引发关注。

在今年长沙市两会上提交的一份《关于引导共享汽车行业健康发展的建议》中,陈树质疑一些汽车租赁公司的诚信与经营能力。

他指出,作为湖南首个共享汽车品牌,“位位用车”共享汽车2017年上半年起在浏阳经开区等地投放。用户需要在网上申请提交个人相关信息资料并一次性交800元的保证金方可租赁汽车。然而,2018年7月~8月“位位用车”撤出时,浏阳经开区、洞阳镇这边的不少用户在网上申请退还保证金800元,虽然提交申请符合退还条件,但保证金却迟迟没有退还,因租赁手续都在互联网上操作,用户想退还保证金无门,找到社区求助,但找不到“位位用车”企业的相关责任人。部分消费者缴纳的800元押金无法拿回。

记者了解到,经营“位位用车”共享汽车的是湖南省步客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和湖南位位用车新能源汽车运营有限公司,这两个公司均在高新区注册,在长沙麓谷信息港的同一间办公室内办公。

该公司向工商部门提供的资料显示,公司于2017年2月上线,是湖南省内第一家共享汽车平台。运营车辆超过600台,员工人数超过70人,2017年的平台业务量超过人民币3000万元。

实际上,位位用车早在2018年5月就被爆押金难退。该公司在微信公众号承诺,会退还用户押金。

据悉,2018年1月开始,长沙市高新工商分局就陆续接到对“位位用车”拖延或者不退租车押金(每人800元)的500多起投诉。后在工商等部门的积极督促下,公司方处理了400多起投诉,但仍有110起未处理。

陈树表示,去年9月,“位位用车”在微信公众号发布消息说用原价1548元的品牌酒抵消费者的保证金,但有用户反映在网上提交相关申请后,几个月过去了还是没有结果。

“一旦公司经营异常,用户权益又如何保障?”陈树建议,监管部门应确立互联网车辆租赁运营企业准入机制,充分调研评估企业运营能力;引导共享汽车企业提高用户使用门槛,如通过实际或模拟驾驶考核验证用户实际驾驶经验和技能,根据驾驶小时数设定不同的操作权限,审核用户应对交通事故赔偿风险的经济承担能力等。同时,审核和督促共享汽车企业通过加大保险额度等市场方式,确保交通事故受损者得到适当的赔偿。对于消费者交纳的保证金(或部分)在一定时间内可存放或托管于第三方权威机构,让企业和用户既有约束也有保障。 



来源: 中国青年报

6368150428975963964180188.jpg

用户名
全部评论 我的牛评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