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头条 时政 浙江 市县 财经 民生 国内 国际 旅游 美食 教育 健康 房产 汽车 综合 体育

瞧,衢州这“一家子”!

头条2019/5/16 22:00:43
0


追寻艺术好家风,绵延四代三十人

在浙江衢州江山,有十八曲巷祝氏一家人。自先辈祝维良以来,祖孙四代琴棋书画、诗文篆刻各擅胜场,尤其酷爱美术,以祝朋常、祝渭洋、祝鹏杭、祝鹏村、祝亚英、祝瑜英等祝氏六兄妹为核心,涌现出祝铮鸣、祝平凡、程犁、程沙等一批新生代学院派书画家和雕塑家,形成家族式艺术团体,成就了一段艺坛佳话。

“一家子展绮莲栽,二十年间两度开……”近日,衢州市文化馆《一家子》艺术档案展现场,73岁的衢州市诗词楹联学会会员叶裕龙写下一首七言律诗。“二十年前,‘一家子’在市文化馆办展。我作为观展者,在现场接受了电视台采访。这个画面被‘一家子’保存下来,放进了家族档案里。没想到,今天我故地重游,再看‘一家子’新展。”

老照片忠实地记录着过往,令人感叹二十年岁月匆匆,而如今展览上人头攒动的情形,也与叶裕龙记忆中的1998年夏天重合,“当时也是那么多人来看展,一群一群地来,欣赏之余不由交口称赞,这一家子不简单!”

1998年,“一家子”在衢州市文化馆展厅门口合影。


游于艺,书画一家三十人

祝氏“一家子”的第一代祝维良出身于书香门第,爱读书,擅画画。他的妻子毛鹤仙,聪明伶俐,端庄大方,夫妻鹣鲽情深。为追求艺术,祝维良曾订阅了大量的文艺书刊,购买了一大批世界名画和各种艺术图片,家中绘画用品一应齐全,屋内时常笔墨飘香。然而,生活从来不是一帆风顺的。1952年,刚满37岁的毛鹤仙因病逝世,祝维良独自扛起养育6个孩子的重任。

“宽厚谨慎做人,勤奋踏实做事,学而不卷求新。”这是祝维良对孩子们的教诲,他无法给孩子们提供富裕的物质生活,但他言传身教,在孩子们幼小的心灵里播下了美的种子。

从《红楼梦》《水浒传》《三国演义》等中外名著,到《新观察》《旅行家》等时代前沿的新画册,祝维良的书箱一直是6个孩子眼中的“百宝箱”。老大祝朋常从小学四年级就开始临摹箱子里的《芥子园画谱》,画得像模像样。然而,生活充满变数,刚刚考上高中那年,祝朋常得了肺结核病,不得不休学在家。病情最严重的时候,他嘴里常常吐出鲜血。他的画作《煎药》上,就画着一张床,地上是一只小火炉,火炉上一只黑色的药罐,观者似乎能闻到药罐里冒出刺鼻的中药味,让人倍感压抑。可火炉上有一道红红的小火苗在燃烧,给整幅画面带来了一点温暖。这幅画创作于1956年,当时,祝朋常卧病在床,画画成为他生命的全部意义。后来,祝朋常时常感叹:“如果不是画画,我可能都不在人世间了。”

经过多年医治,祝朋常病情终于有些好转。他开了一间画店,给人画肖像画,赚几块钱贴补家用。画店很小,却是弟弟妹妹们的艺术大本营。一有空闲,祝氏兄弟姐妹就聚到这里画画。在大哥的带领和影响下,兄妹间经常切磋创作,提高书画技艺。

“家中贫病交加时,艺术就像生活中的一扇天窗,让我们感受阳光雨露。” 1964年,二哥祝渭洋与妹妹祝瑜英一道下放江山峡口镇王村,他们一边务农,一边坚持艺术创作。祝渭洋的双脚踏遍附近的山山水水,他用画笔再现了那些朴实无华的美。这期间,《广渡村的小妞们》诞生于祝渭洋笔下——五个坐在石门槛上的农家小妞,不同的衣着、神态、举止,表现出不同的心理和个性。大门底座的雕花石墩,大门口厚重的青石板,门前光溜的鹅卵石路面,让人看到隐约缓慢的古老文明和汹涌激烈的当代文明相交融的一幕,说不尽的留恋和矛盾。这幅画获得了1993年博雅油画大赛优秀奖,在美国、加拿大、香港展出之后,被博雅艺术公司收藏。

20世纪80年代,祝渭洋担任江山艺术雕刻厂厂长。江山艺术雕刻厂的成立,是为了让消失已久的浙江名砚——西砚重现昔日光彩。西砚制作技艺始于唐代,西砚石料产于江山市大陈山区幽谷深渊的山溪旁岩坑中,且常年被泉水所浸润,石品极佳。经过师傅一番打磨的江山西砚,以“研之无声、贮墨不涸、遇冷不凝、呵气成雾”等特点博得历代文人墨客的赞誉。

历经多个朝代传承发展,西砚制作技艺已十分成熟,但民国时期因战乱,西砚生产一度中断。祝渭洋决心传承这一宝贵文化技艺,他在传统的制砚工艺中融入了东阳木雕技法,改浅雕为深雕,改平面雕为立体雕,同时将江郎山、廿八都等江山传统美学元素融入其中,做工精美,风格独特。后来,祝氏“一家子”中的三弟祝鹏杭接过了哥哥手上的担子,致力于西砚雕刻技艺的不断创新,西砚产品不断推陈出新。2009年,西砚列入第三批浙江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2010年,祝鹏杭亲传弟子徐则文被授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称号。

微信截图_20190516215506.jpg

祝朋常作品 布面油画《老农》。

祝鹏杭毕业于浙江美院,是祝家第一位科班出身的画家、雕塑家。2018年,他连续创作了《卸妆》《老雕匠》《守望》作品。不少人称赞,这些画作意境浑然天成,细节鲜活生动,极具艺术感染力。在雕塑艺术上,祝鹏杭成名很早。20世纪80年代,衢州市政府重修南孔家庙,大成殿内4.5米高孔子塑像,就是祝鹏杭按照曲阜孔庙大成至圣先师标准,一手筹建的,庄严祥和,栩栩如生。如今,祝鹏杭创作的南孔家庙孔子像、烂柯山忠壮陵园徐徽言塑像、江山须女泉塑像等雕塑作品,与祝渭洋创作的仙霞关标志雕塑、程犁(祝瑜英之女)创作的清漾古村毛子水半身铜像等,已成为三衢大地一个主要的人文地标。

“对于我们这家人而言,艺术,如同饥饿之时的丰盛大餐,寒冬腊月里的暖被皮裘,苦闷寂寞时的良师益友。”祝家小妹祝瑜英能文善画,2008年应征撰写《浮石潭记》一举夺魁,并勒碑立于浮石潭畔的浮石亭。此碑由祝瑜英撰文、程逵鹏(祝瑜英夫婿)书丹,程之弟子刘天生镌刻。曾有名家点评,此碑有文、书、刻三绝,一时“珠联璧合书文配,满城争说‘夫妻碑’”。


微信图片_20190516215553.jpg

祝渭洋作品 写实钢笔画《门头路》。

微信图片_20190516215932.jpg

祝鹏杭作品 工笔人物画《畲族女代表》。

时移岁迁,祝氏“一家子”在琴棋书画,诗文篆刻诸多领域,辛勤探索,各有所得。每年夏天,这一家人都要聚在一起,共同探讨在艺术上的长进收获。1998年,他们把聚会定在了衢州,举办《一家子》美术作品展,引起轰动。

当时,《衢州日报》发文:“平凡的这一家子人,没有大师,也从不以‘家’自居,他们的追求是一致的。”对艺术的执着追求,是这家人内心深处的一缕精神血脉,支撑着他们走过蔓草荒芜的岁月,直至繁花盛开。

依于仁,家风不辍代代传

“二十年后,我们办这个画展,是一种感恩。”在《一家子》艺术档案展开幕式上,祝家小妹、三衢古琴社原社长、衢州市政协原副主席祝瑜英女士说。

去年,祝氏“一家子”相聚时,商量出一本家庭成员的艺术作品集:《十八曲弄人家——记“一家子”艺术的传承和探索》(暂定名),主题就是感恩。“感恩父母养育之恩,感恩改革开放大好时代,感恩家乡的父老乡亲的关心厚爱。”为此,“一家子”微信群里有了一则通知。这则通知从亲人圈传到朋友圈,又从朋友圈传到熟悉不熟悉的人群。

“有不少人还记得1998年的展览,建议我们在作品集出版前办个书画展,让大家能先睹为快。”每每翻看二十年前的那本展览留言册,祝瑜英亦是百感交集。就这样,举办《一家子》艺术档案展提上了议事日程。

漫步于市文化馆展厅,200余件展品包含了祝氏一家的各类美术作品档案、琴棋书画活动情况和众小辈学习实践记录等图文资料。前来观展的美术教师陈方群忍不住感叹:“这不仅是‘一家子’对艺术的追求史,丰富的展览品类也让人回顾了我们近年来艺术的传承和发展。”

二十年前,“一家子”16人参展,其作品多而富有特色;二十年后,“一家子”再次踏进衢州市文化馆办展,此时,参展者已达30余人。“一家子”儿(媳)女(婿)19人,以书画为职业的就有15人之多。其中,不少人已在浙江省乃至中国美术界崭露头角,表现出“雏凤清于老凤声”的态势。

程沙,毕业于中国美院国画系,省美术学会会员。作品曾获浙江省铜奖,入选第九届全国美术作品展,居浙江省“春秋雅集——浙派花鸟四人展”四人之首,为业界看好。

程犁,毕业于中央美院雕塑系,毕业创作《三羊开泰》被浙江美院收藏。1999年作品《游鹿图》获“浙江省第四届花鸟画展”铜奖,《瑞鹿祥和》入选第九届全国美展。

祝铮鸣,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国画系,中央美院壁画系硕士。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她的作品功底扎实,用笔简约,用色夸张。作品《百年孤独系列》获得第四届全国青年美术作品展优秀奖(最高奖)和第二届全国青年工笔画新锐艺术展新锐艺术奖(最高奖)。《美术》杂志曾用4个版面介绍其作品。

“每代人成长的环境不同,各自的艺术风格也就不一样。”在学院派知名画家梅谷民看来,祝家小字辈于美好的艺术氛围中长大,在风清气正的教育中成长。行走在艺术探索的道路上,他们已经融入了现代思考、域外风情和时尚元素,带着鲜明的时代特色。

展览末端一小方天地里,小荷才露尖尖角。祝氏第四代参展者只有一个家族位置,却透着艺术的芬芳。祝帅青、祝鸣宇、秦佳韵、王惟山、孙能等,在各自学校或单位渐渐脱颖而出,其中陈晓峰的作品《农家乐》获得2006年首届和谐之美——政协委员全国摄影大赛金奖。然而,这里并没有呈现过多的个人作品。据说,这是祝家长辈们的决定——以此敦促小辈,更好地传承尚善、勤学、坚韧、敢创的家风。

“震撼,感动,也觉得欣喜,衢州有这样的‘一家子’。”观展后,衢州市书法家协会主席蓝兴龙感触颇深,他将祝氏“一家子”的家族简史发到微信朋友圈,引来了全国各地艺术家的点赞。有慕名前来的参展者评论:“一大家子几十年来都在追梦、圆梦的路上,长辈带着小辈艺术传承绵延不绝。可以说,这样的‘一家子’在全省、全国都是凤毛麟角。”

正因为凤毛麟角,更引人注目。在1998年的展览上,就已经出现了一家子看“一家子”、一班子看“一家子”的场面。二十年后,“一家子”的魅力更盛。有人认为,吸引人们观展的动力,除了“一家子”追求生活艺术化的态度,更在于 “一家子”代代相传的好家风,“好家风沐浴成长良好的‘人之初’,人们欣赏美好,更愿意去成为美好的人。”

祝氏“一家子”的家风家训和传承,亦是“南孔圣地 衢州有礼”的真实写照。地处浙江省西部、浙江母亲河钱塘江源头的衢州,至今已有6000多年的文明史和1800多年建城史,是圣人孔子嫡系后裔的世居地。作为南孔文化的发源地,衢州孔氏南宗家庙是全国仅有的两座孔氏家庙之一,“南孔文化”逐渐成为衢州最具识别度的标志。“衢州有礼”,是衢州独特的城市精神和价值主张。“礼”是儒家思想的核心内容,也是中华文化的重要特色。礼者,人道之极也。在南孔文化、千年儒风的沐浴下,衢州民风淳朴、社会和谐。“衢州有礼”弥漫在空气中、浸透在灵魂里、体现在细微处。

纯朴、包容、好客、友善、感恩、尊重,是衢州民风最具识别性的标志。不少观展者由衷感叹:“‘一家子’档案展也是衢州好家风最详细的注解、最鲜活的例子。”在《一家子》艺术档案展座谈会上,衢州市文联主席郑奇平说:“走近‘一家子’,是一种奇妙的精神享受,也是一次心灵的洗礼。我们希望能挖掘更多有着最美传承的艺术之家。这样的‘一家子’,多几家才好!”



来源:光明日报


衢州有礼 无线衢州.jpg

用户名
全部评论 我的牛评

相关资讯